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1795|回复: 0

[今日热点] 骄傲!95后云南小伙,物理学术研究轰动全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2 14: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潜了这么久,何不上来喘口气?结交更多楚雄本地好友,轻松玩转楚雄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3岁的你仰望星空和银河时
或许是正喝着咖啡熬着夜
期盼每周能约上几个朋友
吃一顿幸福的火锅,
又或是在和毕业论文以及工作
没日没夜地中挣扎松一口气
甚至也在幻想银河系之外
又是什么样一幅场景。
然而有些“大神”
已经如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
点亮了银河系之外的黑暗区域。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452.jpg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457.jpg
△《NatureAstronomy》网站显示的论文发表情况

2019年6月10日,英国《自然》杂志子刊《NatureAstronomy》刊登了关于星际磁场测量的重大突破,《Magnetic Field Morphology in Interstellar Clouds with the Velocity Gradient Technique》:基于速度梯度技术(Velocity Gradient Technique)的星云磁场形态探测。该成果来自于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Alex Lazarian教授的研究团队。论文第一作者为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物理系博士生胡越,其余主要作者见图一(按作者顺序排列)。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502.jpg

该团队成功计算距离银河系盘面以南9,000光年处,连“普朗克”(Planck)太空望远镜都束手无策的史密斯星云的磁场形态及强度。


穿过我们银河系内外星际空间的强大磁场代表了自然界中最强大的力量之一。与重力一起,磁场在许多天体物理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恒星形成到搅动穿过星际空间的巨大尘埃和气体云 -支撑着恒星,行星和星系的结构和组成。在银河系尺度上,磁场主导宇宙射线的加速和传播,并在传递热量和偏振辐射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更重要的是,银河磁场产生的极化辐射超过了宇宙微波背景(CMB)的数量级,这是宇宙初始时刻的遗留辐射。为了理解宇宙起源科学家们不得不测量宇宙微波背景的极化辐射。而测量的关键就在于解开地球和宇宙微波背景之间的介入磁场的拓扑结构。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508.jpg

尽管星际磁场代表了天体物理学的最终前沿之一,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对其依然知之甚少。“在太空中研究磁场的方法非常有限”,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天体物理学教授Alex Lazarian解释说,“这些看似空洞的空间实际上充满了完全或部分电离的等离子体组成的扭曲,折叠和缠结的磁场。”我们对所有这些(天体物理学)过程的理解都受限于受到我们对磁场知识不足。现在,Lazarianj教授的研究团队提出了一种新的,更容易获得且更便宜的方法来测量星际磁场的拓扑结构和强度。科学家们仅仅使用从地面进行观测得到的常规光谱,就能计算出星际磁场的拓扑结构。而对史密斯星云的磁场测量意味着,速度梯度技术打破了来自银河系的壁垒!这无疑是天体物理学领域的革命性突破之一!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511.jpg
△史密斯星云的磁场形态

该论文第一作者为年仅23岁的一年级博士生胡越。


2014年,胡越(从云南省玉溪第一中学)考入同济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同时入选同济大学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双学位项目。大二时,他主动联系到同济大学微纳米声学成像实验室的程茜教授。仅大二就作为研究助理开始了超声悬浮技术的研究。大三时,他已经开始参与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开始了对基于扫描近场光学显微镜的超高分辨率光声成像技术的研究。与此同时,他领导了大学生国家创新项目,斩获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二等奖,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二等奖。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514.jpg

同时在大三暑假,胡越前往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进行暑期学习。从那时起,胡越就加入Lazarian教授的研究团队,并开始了对星际介质中磁场的研究。


2018年8月,胡越同时获得同济大学与博洛尼亚大学双学士学位。同年9月,入读被誉为美国公立常青藤的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物理系,开始攻读博士学位。


2019年2月,胡越加入美国物理学会和美国天文学会。


那作为第一作者在《自然》上发论文,到底有多厉害?


《自然》(Nature)与《科学》(Science)、《细胞》(Cell)并称世界三大顶级科学期刊。其中,《自然》与《科学》是以报道科学世界中的重大发现、重要突破为使命的综合性期刊,《细胞》则注重生命科学研究领域。能够在三大期刊上发文,是无数科学家孜孜以求的目标,也是评选诺贝尔奖、竞选院士、 展示大学和科研机构研究实力的重要依据。


然而单是《自然》高达90%的毙稿率,就足以让人望而生畏。从全球范围内来看,有能力在三大期刊发表文章的,要么是世界顶级实验室,要么是世界顶级团队。


一位学者如果在《自然》上发表一篇论文,意味着可以在国内任何大学找到教职;发表两篇,就有资格入选“青年千人计划”,或者在“211”、“985”大学获得正教授职位。这丝毫不夸张。作为我国结构生物学领军人物的施一公,第一次在《自然》上发表论文是在1999年,当时他32岁;被称为我国“量子之父”的潘建伟院士,27岁在《自然》上发表了第一篇论文。


胡越在23岁的年纪,在本科刚毕业后,就作为第一作者发表了全世界科研工作者梦寐以求的重磅论文。


英雄出少年!


微信图片_20190612142519.jpg

都说“读博”生涯令人头秃,然而历史上大多数名留青史的科学家们,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就已经开始崭露头角。


当然在仰望星空的同时,无数的科学工作者也应当脚踏实地——对于科学来说,它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无知”,而是一种已经掌握”科学“的幻觉。


(来源:头条新闻)


生活在楚雄,爱上楚雄网www.chuxiong.com 云南楚雄第一城市生活门户! 楚雄热线 专注楚雄百姓生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