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1764|回复: 0

[今日热点] 了不起!昆明一家公司CEO,首获《财富》“全球女性领袖奖”,中国唯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潜了这么久,何不上来喘口气?结交更多楚雄本地好友,轻松玩转楚雄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0月21日,在美国华盛顿举办的《财富》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峰会”上,世界500强企业的女性CEO们济济一堂。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551.png
飞雪梅在会场

会场上几乎都是金发碧眼的“女强人”,飞雪梅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亚洲面孔。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553.png
云南禾韵集团CEO飞雪梅和约旦Lara Ayoub获得《财富》“全球女性领袖奖”

她身着米色西装外套,黑色短裙,配一条紫色丝巾,手里拿着讲话稿,自信从容地端坐着。几分钟后,她站在台上最耀眼的位置,向世界介绍了她的扶贫项目——黄土高坡上的一亩花田,她以此成为第一位获得2019《财富》“全球女性领袖奖”的中国女性,而且是昆明一家公司的CEO。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555.jpg
飞雪梅指导农场女员工操作技巧 供图

获奖

源于黄土高坡上的一亩花田

仅满足于让扶贫对象搬到一个好房子,给他们饭吃,无法让“脱贫”真正地“可持续发展”。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558.jpg
飞雪梅与农场员工合影 受访者供图

飞雪梅的获奖,要从一个扶贫项目说起。


2018年新年,在国务院扶贫办的协调下,中国花卉协会零售业分会副会长、云南禾韵集团CEO飞雪梅带领她的团队来到甘肃渭源地区,对当地的气候条件、自然资源、贫困情况进行了实地考察。


看到当地有不少为了照顾家庭,不得不留守家乡的妇女,飞雪梅内心起了波澜。“那个地方真的很穷,最低年收入才3000元,而这群留守妇女,她们受教育程度不高,但也有改变生活的渴望,只是苦于没有资源和技术。她们渴望通过自己的劳动拥有一份收获,拥有一份尊严。”飞雪梅知道,仅满足于让扶贫对象搬到一个好房子,给他们饭吃,无法让“脱贫”真正地“可持续发展”。“你没有授予他们一种技能,总有一天钱会花光,所以得有人带,那就只有靠产业和企业来带动了。”


说干就干,在确认该地区具备生产季节性优质鲜花的条件后,禾韵集团的第一个鲜花产业扶贫试验项目在甘肃渭源立项,并命名为“黄土高坡上的一亩花田”。飞雪梅把这些留守妇女的土地集中起来,统一提供种苗采购、技术指导和收购销售等服务,让她们在不离土地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劳动有一份稳定收入。


今年5月,第一批满天星鲜花种苗撒在了渭源的黄土高原上,到了8月,渭源首批优质满天星鲜花产品便开始销售到上海、北京、广州等地。


为了让自己的项目能够良性、可持续发展并扩大,飞雪梅团队从当地员工中培训出10名优秀女性,并打算让她们以一带十,继续培训他人。“这是一个裂变的过程,所以这个项目的受众面很广。”在飞雪梅看来,种植花卉不需要很强的体力,且属于劳动密集型,所以非常适合这些妇女。


在这10名被培训出来的女性中,有些人最大的梦想是能够管理50亩地。梦想不分大小,飞雪梅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先从管理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开始。到如今,整个项目的花卉种植面积已经有300多亩,虽然只能在夏季生产,但产量和花的品质都非常好。明年,飞雪梅计划再增加1000亩。而这样的扩大计划,正好与人员培训的模式相辅相成。


就在项目顺利推进的同时,飞雪梅获知,2019年高盛集团和《财富》杂志打算在全球范围内遴选2位女性,作为《财富》举办的“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峰会”最重要的环节,授予“全球女性领袖奖”。而她作为高盛集团“巾帼圆梦”万名女性创业助学计划的成员之一,有望申请到这个奖。于是,她将自己所做的“黄土高坡上的一亩花田”项目作为申报材料提交了上去,没想到竟真的获奖了。


奖项没有证书,却有2.5万美元的奖金,飞雪梅在申报之初就做好了预算。她打算将这笔奖金全部投入到“一亩花田”的项目中去。而在这当中,她还会拨出一笔奖励基金,让10位被培训出来的优秀女性去趟北京,看一看天安门。


创业

“我只是一个还走在路上的人”

“原来是凭感觉做事情,没有很清晰的目标,只有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够有越来越清晰的目标和战略,才有可能成功。”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601.png
飞雪梅在颁奖典礼上分享黄土高原上一亩花田的故事  

事实上,飞雪梅在花卉行业,已经摸爬滚打近20年了。


1987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的飞雪梅,原本在一家央企的云南公司做珠宝贸易。1995年,因为云南即将举行世博会,飞雪梅得以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花卉种子和种苗,由此打开了她对园艺的认识。2000年,飞雪梅毅然辞职创业,做起了花卉国际贸易。


当时家里人自然是反对的,但飞雪梅觉得,人总要有想要做的事情,做珠宝贸易是一份闲职,创业虽然很累,却让她内心踏实,她能帮助到许多人。看到公司里的员工从刚毕业到结婚生子,买车买房,飞雪梅内心非常充实。


大学时读的英语专业,让飞雪梅在国际贸易上拥有很大优势。但为了让自己更专业,她一直不断地进修,甚至专门去读了商学院。特别是参加了高盛集团的“巾帼圆梦”万名女性创业助学计划后,她的商业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巾帼圆梦”万名女性创业助学计划是由高盛出资,在全世界的不发达国家,包括中国、印度等地开启的一个项目。在中国,他们和清华大学、浙江大学、西南财大和云南大学合办。


2012年,飞雪梅成了“巾帼圆梦”云南班的第一期学员。课程的对象主要是女性创业者,帮助她们做商业计划。从项目选项、人力资源、财务管理、法律、市场营销等板块对学员进行培训。


“原来是凭感觉做事情,没有很清晰的目标,只有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够有越来越清晰的目标和战略,才有可能成功。”但在飞雪梅看来,创业成功的人是很少的,成功率只有2%—3%,“我现在也不能说成功,我只是一个还走在路上的人。”


借着云南的资源优势,飞雪梅把花卉贸易公司做得风生水起,但她仍不满足。因为经常到国外看花展,飞雪梅得以见识到在国内尚未发展起来的新鲜产品。


2004年,在日本东京花展上,飞雪梅看到了永生花。“我发现在日本,永生花市场比鲜花市场还大,当时我就萌发了做永生花的想法。因为毕竟我们在云南,还是想发展云南最有优势的产业。”飞雪梅并不是脑袋一热就做决定,她深知,云南的鲜花资源可以给她提供一个基础支撑,让她开创一片新领地。


研发

“烧”了几百万元终于做成永生花

创业者必须拥有强大的内心,但这并非是天生的,而是通过一个坎一个坎锻炼出来的。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622.png
飞雪梅与甘肃渭源禾韵基地员工交流 

困难接踵而至。彼时,国内尚未有人做永生花产品,飞雪梅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知道日本有这样的技术,她和研发团队开始查阅资料,反复进行试验,并且从日本定制了专业的设备。从实验室开始,到后面能够生产出产品,飞雪梅花了整整5年的时间。


好在,她终于成功了,她的公司也成为全国第一个做永生花的花卉公司。到如今,飞雪梅的公司不仅有玫瑰永生花,连牡丹和兰花的产品都研发出来了,并且出口到日本、德国等地。


“研发就是烧钱的过程,我们当时特别困难,烧了几百万元。”回想起当年二度创业做永生花,将房子都抵押出去的日子,飞雪梅感慨:“走这么一条路,就是要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有一次,因为原料品质出了问题,导致公司出口日本的永生花产品质量不过关。为了信守交易承诺,飞雪梅当下决定,直接在日本买花,并且雇用当地的工人现场加工。但这么一弄,公司亏了30多万元。


在飞雪梅看来,创业者必须拥有强大的内心,但这并非是天生的,而是通过一个坎一个坎锻炼出来的。她有自己特有的释放压力的方式。“我现在对那个数字会选择性遗忘,不能真的去细想,不然就会觉得压力很大,亏掉的钱,就选择性遗忘,但是学到的经验是不能忘的。”


从没有人做永生花产品,到如今永生花遍地,飞雪梅成了这个行业的带动者。但有一点却让她非常遗憾。因为永生花市场鱼目混珠,有些甚至只是作坊式生产,因此在制作过程中,许多人并不注重产品对人和环境的影响。


对飞雪梅而言,即便让产品成本再高一点,利润再低一点,她都坚持一个原则,就是要做安全的产品。“我们当时做永生花,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通过环评的公司。有些公司用的材料,第一,对环境不友好,第二,产品对人不安全。”


“做健康的、有良心的产品”,是飞雪梅对公司的要求。很多人不理解她,甚至包括公司的员工。“他们说这个老板不会赚钱。”但对飞雪梅来说,“良心”一词比赚再多的钱都重要。她看到有些人,把云南的野生植物挖出去卖,跑一趟赚十万八万。“我们卖花赚十万八万是很难的。这样的贸易,我有机会做,但我不会去做,这是攫取资源的行为。人在获取利益的同时,不能破坏生态。”


飞雪梅对环境保护的坚持,来源于她的阅历。由于工作需要,她经常出国,国外企业对保护环境的重视程度令她非常震撼。她告诉自己,做企业应当如此。如今,从国外引进新的品种,飞雪梅都坚持付专利费。“这是知识产权的问题,有些人说花几百万元付专利费是不是疯了。但我觉得这是必须的。”


再次创业

“创业者永远过着被狼追赶的日子”

“不能对每件事太较真,不然很多坎过不去,把握好大的方向就行了,不要太计较得失,这样才会走得更远。”


因为有了那次“永生花事件”,并且在做永生花出口的过程中,飞雪梅时常发现,自己所需要的高品质鲜花无法得到保障,因此她决定自己种植高品质鲜花。从仅做花卉贸易到如今涉及种植,飞雪梅开启了她的第三次创业。


2014年,她和公司团队从楚雄的试验田开始,一步步将种植地扩大到江川,最后到甘肃、山东等地。公司的技术团队再一次发挥了作用。“现代农业不能靠天吃饭,要靠优质的种苗,靠丰产的技术与现代的设施,以及优秀的管理团队”,因为自己不是走技术路线的人,飞雪梅因此吸收了大量的职业经理人作为合伙人,在公司的经营机制上也做了调整和改变。“我不会种花没有关系,但是可以让有技术的人来做,我不用都去学,人生没有太多的时间每样都去尝试。”


在飞雪梅的办公室门口,贴着一幅公司的战略地图。她将中国地图划为7个大区,西南和西北两个大区是花卉供给区,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则是销售区。飞雪梅内心有一张宏图,通过种植地的调整,减少花卉在这些区域中的运输成本,同时,她的种植基地的员工们甚至可以随着季节变化,像候鸟一样,迁徙到各个种植基地去工作。


创业到如今,公司已经发展成一个集团,旗下拥有5家公司。而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再靠自己抵押房产贷款已经不太现实,融资是必不可少的。飞雪梅的公司有了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而在这个过程中,合伙人的背叛带给她不小的打击。


在公司出现的一次危机中,有合伙人选择离开,飞雪梅觉得这无可厚非,但她非常不能理解,在离开之前还要对公司加倍索取的行为。因为她把公司当成孩子一样呵护,经常自己往里倒贴钱。好在,因为她历来口碑很好,许多人愿意对她伸出援手,公司得以度过危机。


事情过去后,飞雪梅又逼着自己重新振作。“不能对每件事太较真,不然很多坎过不去,把大的方向把握好就行了,不要太计较得失,这样才会走得更远。”


飞雪梅记得,当初参加“巾帼圆梦”课程的时候,许多女性创业者在分享自己的创业故事时,总会眼泛泪光。“一定会碰到几个坎,要么是人情世故,要么是资金短缺,可能创业者都要碰到这些问题,你既然选择这条路,那就无可避免。这样想我就变得比较乐观了。”和创业带来的快乐相比,飞雪梅觉得这些困难都不是什么问题。她是同学们口中的大侠,没有人愿意担的事情她会出头担;没有钱了,她到处去筹,甚至用自己的面子争取一些优惠


事实上,飞雪梅已经习惯了应对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危机。在她看来,创业者永远都过着一种被狼追赶的日子。小到每个月要发多少工资,要花多少钱,大到要不停地找融资。“自己的梦越来越大了,为了实现这个梦,内心就要一点点强大,不然支撑不起来。”


回馈社会

为云南大学农学院的学生开了一门义工课

“钱从哪里来,跟谁借?我会告诉他们这些很现实的东西,我相信,如果我在大学的时候有这么一堂课,我能少走很多弯路。”


微信图片_20191204085627.jpg
飞雪梅介绍她的经营战略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木凡/摄 

在美国领完奖以后,飞雪梅给自己放了3年以来唯一一次假,陪着在美国工作的儿子生活了10天。这些年来,她从没有过假期,过节时,她让员工回家,自己在公司值班。


休假结束后,她又开始了每天紧张的工作,早晨六点半起床,照顾完自己的狗,便开车去上班,在车上还要听网络课,8点钟准时到达公司,而下班时间则永远都不固定。即便如此,她还时常利用空余时间去做公益,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到更多的人。


今年9月份,飞雪梅和她的团队受到云南大学农学院的邀请,为农学院的学生开了一门义工课,叫“农业财富”,专门教农学院的学生们商业经营知识。11月14日,还没倒过时差的飞雪梅,如约出现在课堂上,她首先让学生们自己组队,创立一家公司。


在往后的课程中,学生们都以公司的形式来上课。她倾尽毕生所学,教授学生们如何做市场调研、市场分析,如何成立一家公司,甚至如何寻找投资……“钱从哪里来,跟谁借?我会告诉他们这些很现实的东西,我相信,如果我在大学的时候有这么一堂课,我能少走很多弯路。”


这样的课程模式和教学方案,飞雪梅是从麻省理工学院MIT商学院里学来的,因为公司一直跟MIT商学院做项目,她因此得以学到这样的经验。“商学院里这些东西不稀奇,但是农学院的学生掌握了这些知识,对他们的未来非常有帮助。”


说起开这门课的初衷,飞雪梅有些感慨,她发现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做农业,都想做互联网,没有什么产业情怀。“都想赚快钱,都想着‘双11’”,飞雪梅觉得,互联网虽然很好,但只是个销售产品的方式,而真正能够支撑国家经济的则是实实在在的实体经济。


“所以说,我们也希望更多年轻人了解农业。我想让农学院的学生知道,除了懂技术走技术路线,还要懂经营管理,有了农学院的背景,再加上商业的思考,就可以在未来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上完课第二天,飞雪梅便马不停蹄地去香港出差,之后又到北京参加高盛“巾帼圆梦”十周年庆典。高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苏德巍在发表高盛“巾帼圆梦”计划影响力报告时,特别提到了飞雪梅和她的“一亩花田”项目。在会场上,飞雪梅也借此机会,启动了“一亩花田”预售计划。她希望通过预售的方式,为“一亩花田”项目的花农们筹集一笔种苗的基金。参与预售的消费者可以以520元的价格购得100枝高品质鲜花,集团总部会协调已经种出来的鲜花,分4个季节共5次快递送货上门。


“花农们如果知道自己的花还没种出来就有人买了,就会更加用心地去种花。”项目启动不到一个星期,就已经为花农筹集到几万元种子基金,接下来,飞雪梅还会继续开放产品的预售。飞雪梅说,明年3月,预售筹得的基金将变成种子,继续撒在甘肃渭源的黄土高坡上。


(来源:都市时报一点关注、中国花卉协会)


生活在楚雄,爱上楚雄网www.chuxiong.com 云南楚雄第一城市生活门户! 楚雄热线 专注楚雄百姓生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